影讯当前位置:主页 > 影讯 >

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报告之2016

时间:2017-02-17 23:01 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尽管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远不及预期的那样跨过500亿甚至冲破600亿,但450亿元票房仍然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对于好莱坞而言则当然是最重要也是最垂涎的海外市场。
  2016年6月16日,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2016年10月末,北京环球主题公园正式进入全面施工阶段,2020年开园;2017年,新一轮的中美WTO谈判将开始,好莱坞电影的进口配额或将在2018年更大程度上打开。
  中国市场已经到了好莱坞收割的时候了。
  一方面好莱坞以及其他外资对中国电影市场有了更大的憧憬,另一方面中国电影企业也因此有了向海外走出去的凭借——中国市场目前还不是外资想进就能进的,因此搭伙本土的合作伙伴是包括好莱坞在内的所有外资踏足中国必须的门槛。于是自从2015年以来,中国电影企业以资本向外走出去的步伐日渐频密,其中尤以民营资本更为活跃,而到了2016年,这一走出去的进程在民营影企方面依然表现强劲,所涉企业更多,所涉投资方式、融合方式更多样,与包括好莱坞在内海外影企、基金、电影人展开了更为丰富和深入的合作方式。


  2016年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的排头兵非万达莫属,万达以其集团和院线两条路径分别展开了针对海外影视企业的并购,并购,并购。
  2016年1月,万达集团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约230亿人民币)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传奇影业在2016年出品的《魔兽》《长城》也因此有了更加深度的中国资本血统,也给行业管理部门带来了新的课题,总部在美国的这家中资公司所有的子公司投资出品的电影,未来该算是进口片还是国产片?
  2016年3月,万达集团旗下美国AMC院线与美国卡麦克院线(Carmike)签订并购协议,AMC将出资11亿美元(约合72亿人民币)并购卡麦克院线。该并购完成后,AMC在美国将总计拥有663家影院、8380块银幕,超越此前北美第一大院线Regal Entertainment 7361银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连锁院线,也使万达在中美两个全球最大的电影院线市场都占据了第一。
  2016年7月,万达集团旗下美国院线AMC娱乐控股宣布以9.21亿英镑(约合人民币80.1亿)的价格,从私募股权公司Terra Firma手中收购欧洲最大院线Odeon & UCI Cinemas Group。截止到2015年12月,根据Odeon&UCI院线一份官方文件介绍,一共有243家电影院和2238块银幕,其中有109家电影院和868块银幕分布在了英国。
  万达对于并购全球院线的脚步根本停不下来,2017年1月,还是通过AMC以9.3亿美元并购北欧最大院线——北欧院线集团(Nordic Cinema Group),该院线在北欧地区拥有118家影院、664块银幕,影院遍布北欧50个主要大中城市,并购后AMC在北美和欧洲15个国家拥有1000家影院、11000块银幕,其作为全球最大单一院线的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
  距离王健林掌握20%全球银幕的雄心只有8%的距离了。
  2016年11月,万达集团宣布以约10亿美元收购美国Dick Clark Productions,Inc.(简称DCP集团)100%股权,该公司是美国著名电视节目制作公司,拥有20多项著名IP,其中包括金球奖、全美音乐奖、公告牌音乐奖(Billboard)、美国乡村音乐奖等颁奖典礼和纽约新年倒数晚会等超级IP及权益。DCP集团这些IP的所有权及权益大多数为永久持有,DCP集团绝大部分收入来自这些晚会的电视转播权。
  对于万达来说,2016年影视方面国际化的脚步里唯一的一记踉跄可能就是传奇影业并入国内上市公司万达院线的计划由于政策监管等多方面的原因不得不中止了。
  根据好莱坞知名媒体《好莱坞报道者》的一篇报道统计, 2016年好莱坞的并购交易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502亿美元,万达买下的传奇影业和DCP的总金额占到了其中的近3%,如果再算上AMC对Carmike的并购所花费的11亿美元,这一占比则达到了3.7%。
  万达集团或许不能算作严格意义上的中资民营影企,但这家已有着浓厚影视基因的巨头级别中国企业在2016年,为中国影企的国际化脚步吹响了震天的号角,也为这一年中国民营影企超越上一年的国际化脚步写下了注脚。

  片单投资一直是好莱坞引入业外资本最常见的工具,也是包括华尔街资本在内的金融资本入局好莱坞的主要载体。中国资本与早前的日本资本、德国资本、如今的阿拉伯资本、印度资本等一样已经成为好莱坞最重要的体外资本之一,以投资片单开始了解好莱坞,并逐渐理解好莱坞,对于中国民营影企来说也是一个相对更加谨慎、稳健的国际化策略,而对于向来精明甚至有点狡猾的好莱坞商人们来说,这也是一个低风险的融资手段,门外的资本想进来,交付几个投资标的即可,看似风险共担、利益均享,但实际上好莱坞商业规则里的主控方有着更完美的风险规避方法,相应的也就会将更多的风险转移到顺位靠后的片单投资者身上。
  2015年,华谊兄弟直投了好莱坞新锐制片公司STX不少于18部的合作影片,享有大中华地区(包括中国大陆地区、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的发行权并享有所有合作影片的全球收益分账权及按投资份额享有著作权;同年,博纳2.35亿美元投资美国TSG娱乐金融,后者是二十世纪福斯长期的融资合作伙伴,TSG已与福斯已签署片单投资的协议,片单包括已经上映的《猩球崛起》(2014)、《X战警:逆转未来》(2014)以及当时正在上映的《火星救援》(2015)。
《猩球崛起》、《火星救援》和《X战警:逆转未来》
  到了2016年,中国民营影企在片单投资上迈出了更加有力的步伐,直接涉足好莱坞“六大”的片单投资——这里面当然一方面是中国资本在对好莱坞投资路径和手段上更加熟稔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更显示出好莱坞“六大”对于中国市场更大的觊觎,一手吸引中国资本少花自己的钱,一手借道中国合作伙伴以便中国市场掌握更多发行、宣传上的主动权,赚更多的钱。
  2016年2月,中国上市公司完美环球与美国环球影业宣布达成片单投资及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约定,完美环球投资公司将在未来5年参与环球影业出品的几乎所有电影项目,按投资比例获得每部影片的全球权益,包括票房分账,音像收入,电视、多媒体渠道发行收入,衍生品授权收入等。2016年7月,完美环球正式更名为完美世界。2016年9月,完美世界以13.53亿元并购国内公司今典文化,后者旗下今典院线共有217家影院,其中86家为自营影院。显然,作为2015年业绩位列好莱坞“六大”之首的环球来说,完美世界或许并不是最有力的中国玩家,但或许会是一个于环球最有利的新锐合作伙伴。

  2016年9月,万达集团与索尼影视娱乐旗下Motion Picture Group宣布达成战略合作,索尼影视今后将对万达开放索尼制作影片的股权投资,并努力让参投影片展现中国元素。而在万达官方的表述里,则更明确地显示出万达在这次投资里的主动性——对索尼在中国引进的某些热门大片进行投资合作,万达将以其在中国强大的消费者基础设施支持索尼影片持续扩大国际化影响力的承诺。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与好莱坞主流电影企业达成开放式的合作投资,这一点是目前所有介入好莱坞“六大”合作里中国资方最有主动性的一笔交易,而之所以索尼以此姿态开放投资,与索尼娱乐近两年业绩惨淡,亟需找到业绩突破口有很大关系,而中国巨量的市场,以及万达院线在中国领先的市场占有率则是索尼所寄望的未来凭借。

  2016年12月31日,上影集团和华桦传媒与派拉蒙影业共同签署了一项为期三年总值10亿美元的片单投资协议,涉及项目包括已经上映的《侠盗杰克》和即将上映的《极限特工3》。根据协议条款,上影和华桦将在派拉蒙未来三年的每部电影制作中至少提供25%的资金,并有权选择延长合作期限。看起来,一度对外放出消息打算卖出公司股份的派拉蒙,最终找到了中国金主以片单投资的方式既解了资本方面的燃眉之急,又更深地打通了业务方面通向中国市场的渠道通路,对于近年来常年排在“六大”末尾的派拉蒙而言,不知道以片单投资引入中资和中国市场是不是能事半功倍地解决自己的困境。
左:华桦传媒总经理王克非,右:派拉蒙影业董事长兼CEO Brad Grey
  2015年曾有大手笔与好莱坞制作公司STX进行片单投资的华谊兄弟,2016年进入到了合作的第二年,票房成绩方面算是喜忧参半。本寄予各方厚望的由马修·麦康那主演的《琼斯的自由国度》仅收获了2000多万美元,而低成本喜剧《坏妈妈》在北美收获了1.13亿美元,只是可惜的是该片是R级片,又是低成本制作,几乎不可能引进中国,也只能是墙外开花墙内淡淡飘香。

  寻找能够通行全球的故事,中国影企探索了很多年,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更多的是用“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来当做寻找路径,但发现这似乎适用于送奖片,但如果是想在包括北美在内的全球的商业院线大规模发行的中国电影,这条政治正确的路径似乎并不行得通。
  好莱坞在这方面近十年的成功经验便是漫改电影——DC+华纳,漫威+迪士尼,以及一部分漫威系列的超级英雄们还分散在了福斯、索尼等,漫改电影均已成为各家片厂行销全球的“帐篷杆”(tent pole)。在找不到更好的属于中国自己的解决方案之前,模仿好莱坞的成功经验自然成为了好学又有钱的中国民营影企的首选。此外,驾驭这些具有宏大世界观、重特效制作、超大成本和需要全球发行视野的项目,对于制片人的选择来说尤为关键,因此好莱坞的金牌制片人们一时间成为了中国民营影企的座上宾,纷纷被签约拿下——看上去漫改电影+金牌制片人可以让中国民营影企有更大可能地在全球市场闪亮登场、名利双收。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影业集团与英国Working Partners公司及其母公司Coolabi集团达成协议,获得英国畅销漫画《猫武士》电影版权。
阿里影业获《猫武士》电影版权
  2016年11月,阿里巴巴影业宣布大卫·海曼将担当《猫武士》电影的制片人。大卫·海曼在1999年获得《哈利·波特》系列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制作了八部电影,全球累计票房超过77亿美元,是史上最成功的系列电影。2014年海曼与墨西哥导演阿方索·卡隆联合制片的3D科幻片《地心引力》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横扫 7项大奖成为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的大赢家。此外,海曼制作的《哈雷兄弟》,《我是传奇》,《帕丁顿熊》以及《神奇动物在哪里》都是口碑票房双丰收的佳作。
  2017年1月,基美影业宣布已与美国AGK影业合作购得了漫威传奇作者罗伯·莱菲尔德(Rob Liefeld)的《极限宇宙》(Extreme Universe)电影版权,并将联合凭借《无间道风云》获得奥斯卡奖的金牌制片人格拉汉姆·金(Graham King)及其AGK影业共同开发这一系列漫画改编电影,同时,基美还将获得该系列影片在大中华地区(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的发行权和全球票房收入的分账权。
  此外,还有通过与好莱坞顶级导演签约并成立合资公司或投资导演为大股东的制作公司来绑定好莱坞一线创作力量的。有意思的是,这些大手笔的签约往往是具体开展的项目计划并不明朗,但导演确实都是顶级中的顶级。比如——
  2016年8月,华谊兄弟发布公告,宣布与《美国队长 2》和《美国队长 3》的导演及制片人安东尼·罗素和乔·罗素在美国共同投资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华谊兄弟的子公司华谊美国持有该合资公司60% 的股权,华谊美国拟投入约 2.5 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合资公司的运营管理、影视剧的开发制作、系列大片 IP 的采购储备等。
  2016年10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北京与Amblin Partners主席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握手相拥,正式宣布了阿里巴巴影业集团与Amblin Partners达成战略合作,并将展开一揽子的协同发展计划。根据双方协议,阿里巴巴影业将收购Amblin Partners的部分股权,成为Amblin Partners公司的战略股东之一,双方将在投资、联合制作、衍生品合作及宣传发行领域展开密切合作。
  除了好莱坞之外,也有指向欧洲的重大国际化投资,来自于基美影业。2016年9月,基美影业发布公告,宣布拟投资6000万欧元(合人民币4.5亿),以每股5.25欧元的价格认购法国欧罗巴电影公司27.89%的股份。本次投资完成后,基美将成为欧罗巴的第二大股东,基美影业董事长高敬东将出任欧罗巴电影公司董事。基美很早就与吕克v贝松的欧罗巴影业有深度的战略合作,此番投资入股并成为二股东也是其与吕克·贝松这位世界级的电影导演更进一步的深度绑定,双方联合投资出品的总投资达2亿美元的科幻巨制《星际特工》,基美拥有对该国际大片项目的主控权,这也是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脚步当中突破性的一步。


  随着中国民营影企在片单投资、项目投资之外开始落地美国,在好莱坞建立支点——如何在好莱坞站稳脚跟,并真正长期以此为“据点”联系好莱坞、渗透好莱坞并联姻好莱坞,一个值得托付并可信赖的本地职业经理人就是必须的一个人才选择。不同于导演、制片人这些项目管理、创意创作人才,经理人必须是能够成为中国总部与好莱坞资源对话、合作的桥梁,中国资本于是选择了好莱坞片厂的前高管们。
  2016年9月,乐视影业CEO张昭宣布在洛杉矶成立全新“乐视美国影视公司” (Le Vision Entertainment),前派拉蒙影业总裁亚当·古德曼(Adam Goodman)将担任总裁。
乐视影业CEO张昭和前派拉蒙影业总裁亚当·古德曼
  2016年9月,派拉蒙副主席罗伯·摩尔因公司业绩欠佳并在此母公司高层内斗中站错队辞职,而他本身与中国市场就颇有渊源,还在最近迎娶了一位中国女主播,不知道他的下一站会不会是哪一家中国民营影企的海外总部呢?
  2017年1月,传奇娱乐主席和CEO托马斯·图尔宣布辞职,这家一年前刚刚被万达集团收购的好莱坞大厂会不会迎来一位新的好莱坞本地CEO,抑或是由如今的临时CEO高群耀履新?结合万达此前并购AMC的经验,在保留了AMC的本地高管团队数年之后,2015年8月AMC原CEO Gerry Lopez辞职,随后9月原喜达屋董事、临时CEO Adam Aron加入AMC,担任董事长兼CEO,今年的万达年会上Adam因为业绩突出受到了王健林的点名表扬,“在这里我要专门点名表扬AMC的CEO埃德蒙,去年万达两个大的并购——卡麦克和欧典院线的并购都是以埃德蒙为首,当然也包括文化集团的海外事业部、AMC的管理团队,大家一起完成,但主要是埃德蒙起了作用。一年之内就完成两大院线并购,AMC院线自身从美国第二变成第一,而且在欧洲也成为第一,世界也是第一。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把并购办成了,还在集团批准预算的基础上节省了好几亿美元。所以集团决定重奖埃德蒙和AMC团队。我开玩笑讲,万达如果有五个埃德蒙我就可以退休了。” 不知道埃德蒙的成功是不是会影响万达对传奇新任CEO的选择呢?

  自2015年开始,便有不少好莱坞制作的片头开始有了中国民营影企的LOGO动画,比如万达投资的《铁拳》,比如阿里投资出品了《碟中谍5》,华谊投资的《礼物》,2016年中国民营影企投资出品的好莱坞制作不仅在数量上明显增多,而且在实质上出现了“六大”片厂级发行规模的大制作——《魔兽》(环球)《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索尼)《长城》(环球)。
《魔兽》、《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长城》
  2016年6月上映的《魔兽》,在中国市场斩获票房近15亿人民币,除了传奇背后的万达之外,该片的出品方里还有腾讯影业、中影集团、太合娱乐、华谊兄弟等中国资本的身影,可惜的是,这部游戏改编电影的大制作在北美市场仅仅收获了4700多万美元,令中国公司的片头并没有在北美获得预期的巨大反响。
  2016年11月上映的李安作品《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下简称《比利》)背后出品方中有博纳影业。《比利》与《魔兽》有着相似的战绩,这部具有开创性拍摄技术试验的先锋作品在中国市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并取得了1.6亿的票房,但在北美市场却最终黯然,只获得了174万美元的本土票房。
  2016年12月,被中国市场期待许久的《长城》终于上映,这部很早便确定是中美合拍的好莱坞大制作,最早由传奇娱乐和中影股份发起,之后乐视影业参与投资,北美及全球发行由环球影业负责,中国国内发行由乐视影业、五洲发行及中影股份。该片被认为是中美合拍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是第一次由中国内地导演驾驭好莱坞大制作,且由好莱坞顶级明星(马特·达蒙)担当主角,同时又是一个中国故事。《长城》在中国市场票房尚可,约为11.7亿。海外方面,电影《长城》已经登陆欧洲、美洲、亚洲、非洲的33个国家和地区,影片全球票房截止到2017年2月8日已达2.19亿美元。由于北美要在2月17日上映,是否能够获得优于《魔兽》的票房成绩尚难预料,但《长城》在中国市场的口碑上遭遇的巨大危机还是令这部本被中美双方都寄予厚望的大制作打了折扣。尽管万达否认了托马斯·图尔的辞职是因《长城》而起,但这一重大的人事变更很难不与传奇今年从《魔兽》开始的一系列大失所望联系起来。
  除了以上三部焦点影片之外,包括《惊天魔盗团2》(狮鼠影业)《机械师2》(乐视影业)《血战钢锯岭》(麒麟影业、熙颐影业)这些好莱坞mini major或是独立制片公司完成的影片项目在中国市场也获得了票房上的成功,它们的背后也有着许多中国民营电影出品公司的身影。
  还有一支中资好莱坞制作却几乎悄无声息地在2016年从国外回到了中国内地上映——万达出品的《铁拳》,华夏电影公司内地发行,票房竟不足800万元人民币。
  电影是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最直接的成果展现,是面向终端观众的成绩单,也是企业回收投资的载体,因此这些合资、合拍影片是否能成功,尽管只是一城一池的短期表现,但毕竟关系到行业整体的信心和长远的展望,但愿2017年,有真正令人兴奋甚至叫绝的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的焦点影片。

  2015年,除了大规模登陆好莱坞之外,中国民营影企对韩国娱乐公司的资本浪潮也同样汹涌,华谊与Showbox,华策与N.E.W,阿里影业投资金秀贤主演的《Real》……到了2016年,这一波浪潮看上去还将再进一步——
  2016年3月,华谊兄弟接连发布两份公告,其一是拟投资1.26亿元持有韩国SIM公司26.5%的股权,其二是拟以2.3亿元持有韩国娱乐公司HB30%的股份;
  2016年5月,腾讯与微影时代宣布投资韩国YG娱乐,两家公司分别向YG娱乐注资3000万美元和5500万美元,分别获得4.5%与8.2%的股份。
  巨头对韩国娱乐资源的愿景规划忽然被一道巨大的墙完全屏蔽了——
  2016年7月,韩国总图朴槿惠突然决定部署萨德导弹系统,与美国一起在亚太遏制中国。
  2016年8月,舆论疯传,中国广电系统开始下达限韩令,包括:禁止团体中国演出;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禁止新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合作项目;禁止韩国演员出演电视剧在电视台播放等多项规定的措施已经传达到各电视台,并要求在9月1日开始实施。韩国娱乐公司CJ、SM、JYP和YG在股市上应声倒下,一度跌去3600多亿韩元。
  2016年11月,中国外交部回应所谓“限韩令”——没有听说。
  2016年12月,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日前批准韩国双人组合乐童音乐家在上海举办演唱会。这是自2016年10月以来中方首次批准韩国歌手在华举办演唱会。
 据韩国《中央日报》2月8日报道,有中方文化产业相关人士透露,中国广电总局最近与主要节目制作公司经营团队进行谈话,口头下达指示,不仅要求禁止使用韩流内容,还要求禁止中方与韩国共同制作或合作制作等。《中央日报》称,虽然一直有传闻称中国针对韩国宣布部署萨德反导体统而实施限制传播韩流内容的“限韩令”,但这个消息是首次证实中国当局通过会议下达了具体方针;中国广电总局是管理中国境内所有广播电视媒体的部级政府机构。
  自“限韩令”传言四起之后,中国民营影企投资韩国娱乐公司的浪潮随即戛然而止,至今仍未复苏。
  2016年12月6日,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表示,监管部门密切关注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建议有关企业审慎决策。
  12月22日,中国金属产品制造商安徽鑫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600255.SH)在一份监管备案文件中称,该公司终止了以至少人民币24亿元(约合3.456亿美元)收购独立电影制作公司Midnight Investments LP控股权的交易,理由是未能满足中国监管机构要求。鑫科材料在另一份监管文件中称,在终止收购好莱坞影视制作公司交易后,鑫科材料将投资约1.94亿港元(约合2,500万美元)收购由香港演员和制片人黄百鸣(Raymond Wong)控股的一家香港影视制作公司的少数股权。这桩新交易已经引起监管部门注意,上海证券交易所询问鑫科材料,问及此次收购事项是否符合中国对外投资及外汇管理的相关规定。
  另一方面,在美国白宫和参议院,对中国资本的警惕也正甚嚣尘上。11月30日,参议院少数党领导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 )在一封信中说,中国公司对好莱坞公司的收购应该更仔细地审查,以确定他们是否被协调服务于中国政府的利益。特朗普任命了《致命中国》作者、鹰派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执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舆论认为特朗普正打算兑现他在竞选时的强硬言论,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其幕僚甚至放言不惜一战。
  2017年2月,中美将重启WTO有关电影进口的谈判,届时新一届美国政府会否就此表现出更加强硬的“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姿态以更高的资本入境门槛为“威胁”来要求中方给予更大的进口配额或是提高分账比例尚未可知,中美在娱乐产业政策保护方面的斗法会否成为贸易战的前哨战,双方借此一探虚实亦有相当可能——政策前景的高度不确定性,或许会成为新一年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的障碍。

  2017年的大幕已经拉开,国际化仍然会是越来越多中国民营影企在战略上会不断进取的目标,其中向着好莱坞的征程是大部分中国民营影企关注最多、投入最多的一条通道。在中国本土市场面临震荡和调整的当下,对外投资并引入国际项目和全球人才制作更高品质的电影,反哺国内市场不失为一种“曲线救国”的优选方案。
  在这个浪潮之下,中国资本的充盈以及时不时面对好莱坞时露出的傲慢,是中国市场鼎盛的映射,但这并不会让自己在好莱坞或是全球得到更大的尊重。公平交易除了对手的尊重之外,还有你对对手的尊重,对对方规则和历史积淀的尊重——这种尊重还包括如何学习,如何遵循,如何掌握。在未来更漫长的国际化征程里,国际化更大的任务应是如何真正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学习好莱坞的工业化体系,内化为中国电影工业的生产力,这需要出海的企业们真正的潜心学习,而不是仅依靠资本“买到”好莱坞来装点自己、包装自己——电影是生意,但又不止是生意,文化的生意要延绵持续,创造力、生产力是根本,资本之下如果是空心,那不过是另一个梦幻泡影罢了。
  2017年之后,中国电影市场一定会面临好莱坞更大的冲击,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已对外释放信号:2018年更多外国影片可能进入中国。电影作为全球化最活跃的贸易之一,其文化产品的特点又备受政府注意和重视,无论是市场经济层面的竞争需要——更高的制作成本需要更大的市场回报,还是宏观政经层面的文化输出需要——美国梦、中国梦的重要支点,中国民营影企的国际化都还会不断向前。
  期待2017年中国民营影企国际化更大的精彩。

编辑:春光乍现

上一篇:《刺客信条》曝终极预告&海报
下一篇:《金刚:骷髅岛》确认有片尾彩蛋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