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解读英国社会问题

 2020-05-29 16:59:20    

好人难寻的剧情简介:::莎拉(莎拉·伯格 Sarah Bolger 饰)的丈夫死了,留下了一儿一女需要莎拉拉扯长大,忍着巨大的悲痛和沉重的经济压力,莎拉只有苦苦支撑,更糟的是,儿子成为了父亲死亡的目击者,巨大的打击让他就此失声,这对于莎拉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铁托(安德鲁·辛普森 Andrew Simpson 饰)是当地的地头蛇,他看莎拉一人无依无靠,便使用威逼利诱之术,强迫莎拉帮助他藏匿毒品。哪知道一次意外中,莎拉的儿子发现并且毁掉了毒品,损失巨大的铁托在恼羞成怒之中企图强暴莎拉。对于这个男人的压迫,莎拉忍无可忍,终于决定反抗,而她的反击行为很快就在当地引起了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一个寡妇挣扎求生,从受气包蜕变成女王的故事。

故事其实不复杂,女主有一双湛蓝的大眼睛,死了老公,独自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度日,承受着全社会的恶意。有一天混混铁托偷袭了毒贩,抢走了毒贩的白粉,被毒贩追杀的时候藏到女主家里,由于自己居住的环境品流复杂,铁托临时起意把毒品藏在女主家,每天回来拿一点出去卖掉,还给女主一定的分成,女主最初是抗拒的,可是单亲妈妈太难了,敌不过真香定律,甚至一度她有可能和铁托成为朋友。但有一天女主没把毒品放好,被小孩拿出来玩,于是毒品就被霍霍干净了。铁托回来发现毒品没了,他倒没有过于难为女主,就是想和女主嘿嘿嘿。女主是个贞烈女子,平常别人怎么欺负她都行,要打破她的贞节牌坊那是万万不可,于是女主反手就是一刀干死了铁托。事后女主为了掩饰,只好无师自通自己动手碎尸,过上了白天带娃,晚上抛尸的刺激生活。好不容易把尸体料理完,之前被抢的毒贩又找上门要她把铁托交出来,为了保护家人,女主孤身带着铁托的头去毒贩的老巢踢馆,看起来穷凶极恶的毒贩看到软妹子从包里掏出一个人头马上吓尿,女主一顿嘴炮,然后用铁托留下的枪一个个干死了毒贩。从此再也没有人找她的麻烦~

这部电影为什么说有点意思呢?就是她用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社会问题。

女主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片中没看到她有什么工作,所以应该是吃救济的,老牌资本主义帝国的兜底福利还是可以。在超市里女主精打细算地买着食物,因为儿子偷吃了一排巧克力,她的钱就不够了,所以女主的经济应该是十分拮据的。女主发现儿子偷吃了巧克力,第一反应是想把糖纸扔掉,不给这个钱,但是被超市的巡查员(白人)看到,“友善”地提醒她这个要付钱,于是到了收银台,女主的钱果然不够了。白人巡查员还一直盯着女主,女主只好对收银员坦白自己没有足够的钱埋单。这个时候收银员(黑人)表示十分理解,没有让女主过于难堪。

女主去警察局询问自己老公的凶杀案进展,但警局前台(白人)随便就打发她走了。通过后面的剧情得知,女主原本是个体面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孩儿,但爱上了她的死鬼老公,这个死鬼老公人其实不坏,但年轻时误入歧途,有案底,所以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啥出息了。生了两个孩子之后,死鬼老公被人杀死了,大儿子目击凶案过程,从此不会说话了。由于死鬼老公有案底,警察把这个凶案归类为帮派仇杀,也就没有下文了。女主一直希望让丈夫沉冤得雪,也从侧面证明自己没有爱错人。

女主带孩子去自己妈妈家,妈妈和女主的关系不太融洽,从妈妈家的布置来看,妈妈应该经济上比较宽裕。从后文也得知,妈妈对女主爱得深沉,但是这个妈妈是那种有距离的,严厉的爱护,某程度上催化了女主青春期的叛逆,把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一个有贩毒前科的小混混,而这又进一步导致了二人关系的紧张。两人坐在一起,沉默的空气中都几乎可以听到“我早就叫你别嫁那个穷鬼,你看现在倒霉了吧?”和“我没事,我很好!”互相都想证明对方是错的。

女主本来应该是个体面人,从后面的剧情来看她的知识储备是很丰富的,而且她看电视也会看政论节目,证明她受过不错的教育。(跟后面铁托在她家只会看美食节目然后不停抱怨形成鲜明对比,两个人的认识层面和阶层完全不一样)但这样的体面人在窘迫的生活面前也是不堪一击,所以女主在超市钱不够会觉得特别难堪,后面她强烈地抗拒铁托在她家藏毒,但一方面她的包子性格让她不敢反抗铁托,另一方面铁托给她的票子也让她沉默。拿着铁托给的钱,她终于可以在超市里想买什么买什么,给孩子们吃有营养的有机食物(第一次从超市回来孩子们吃的是薯条一类的垃圾食物)。因为有些胁从贩毒的情节,所以女主后面就回不了头了。典型的人因为贫穷而堕落的过程。

混混铁托严格来说不算坏人,他在女主家藏毒,会有不错的分成给女主,甚至每次过来还带点吃的给孩子们,哪怕最后女主把他的毒品搞黄了也不过就是想和女主啪啪啪。但从他看电视的品味可以看出,他就是反智教育的受害者,他的见识和心智不允许他干出更高级更来钱的坏事。女主能反杀也是意外,前面有一个小伏笔,女主伺候两只神兽睡下以后,自己寂寞难耐,掏出了许久不用的假鸡鸡,又用小刀拆了一个孩子玩具里的电池,假鸡鸡就欢快地运动起来。所以女主的床上有粗大的假鸡鸡,边上桌子上有小刀。女主被铁托按在床上,她先用假鸡鸡戳了铁托的眼,跑到桌子边又被铁托抓住,女主顺手操起小刀把铁托干死。可以说没有头天晚上一时的欲火焚身,就没有后面的剧情。铁托死于(女主)好色……

黑帮老大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看着挺狠,但身边只有两个跟班,打人把拳头蹭破了还要去医院包扎。他逮着两个男主的室友拷问的时候提到铁托这个名字,于是联想到南斯拉夫,伊拉克和叙利亚,都是曾经被铁腕统治又被西方搞乱,现在打成一锅粥的国家。能够提出有别于传统政治正确的见解,黑老大也算是很有见识了,所以他能当老大。女主打倒了黑老大逼问他的时候,他说出了自己就是杀死女主丈夫的人,因为一次他在逼债,女主的死鬼老公碰到,做架俩(强出头),于是被黑老大杀了。成全了女主一次过把所有问题解决。

在这个过程里,老牌帝国的社会保障体系起了什么作用呢?这部电影重点抨击的就是这些。

治安:女主老公横死,因为有案底,就没人认真查他的案,去警察局被冷眼相待。女主在家里刺死了铁托,可能动静太大被隔壁报了警,警察也确实来了,这里一黑一白两个警察很有意思。黑警察全程摸鱼,一直在偷吃女主餐桌上的剩饭,这里反映了两点,1. 黑人普遍缺乏教养,也缺乏营养,看到女主的有机剩饭就忍不住下手了。2. 黑人的社会地位,跟着白人警察他必须是个辅助,只有白人能开口。白人警察其实也是摸鱼,进来就是在饭厅站了一会儿,铁托的尸体就在房间里挺着呢。而且白人对于这种贫民区的居民都是有罪推定,一进来就是审犯人一样审问女主,他预设的场景就是放荡的单身妈妈与男友的龌龊,倒是临走是多少关心了一下孩子。

医疗:女主的儿子因为目睹父亲被杀患了失语症,女主会定期带他去看心理医生(这个应该也是社会福利,因为女主必然负担不起),镜头给到女医生手上全是钻戒,但是对于孩子的病,只能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而没有解决方案,这些饱食终日的中产阶级专业人士(她还算不上精英阶级)已经丧失了自己的社会功能,拿着与付出完全不成正比的收入糊弄底层人民。但女主本身也曾经是中产阶级,所以她有能力判断女医生说的无非是正确的废话。

社保:后面因为警察上门过一次,于是社工也来到这里调查。社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来帮你的。然而当女主即将崩溃,说出家里有男人闹事,社工又说:你确定要我把这些写到报告里吗?言下之意就是,她并不想写到报告里,增加一些自己解决不了也不想解决的麻烦,她来这里完全是走个过场,她根本不想把这个案例变成需要长期跟进的案子。

表面看来,警察,医保,社保这些严密的社会福利把底层人民照顾得很好,但实际上这个体制里面充斥着自大无能,自私自利的个体,所谓全方位的社会保障其实也不过是一套花架子,流程跑完,纳税人的钱花完,就完事了。至于底层人民是不是得到了必要的帮助,没人关心。(P.S.不过,花架子也聊胜于无)

这个片子里还是有很多政治正确,比如那个屡次骚扰女主的超市员工,女警,男警,心理医生,黑帮全都是白人,而对女主展示过善意的只有黑人收银员和黑人垃圾工(黑帮抓女主的时候被几个垃圾工人阻止,结果被黑帮一顿暴揍,黑人果然还是缺乏营养,强出头的下场果然都很惨)白人基本都是坏人,黑人还有些好人。

女主前后杀了四个人,铁托,黑帮三人组,从受气包升级为自带女王气场,在超市不再忍受骚扰。但实际上社会问题却会长期存在,女主能够逍遥法外,就是托那些喜欢糊弄事儿的警察的福(判定为黑帮仇杀懒得查);超市员工无非换个人骚扰;女主住的贫民社区依然有人贩毒,铁托这样没有受教育也没有工作机会的年轻人依然要靠犯罪过活,结尾看起来一片阳光普照,但女主的一对儿女在这个街区长大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其实不太难猜。没出息的类似铁托,有出息的混成黑老大。女主要改变命运,最靠谱的办法是接受妈妈的帮助搬离这个鬼地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