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船长影评 生死一瞬 扣人心弦

 2020-06-11 22:46:02    

从《血腥星期天》到《93航班》到《菲利普船长》,格林格拉斯的手持镜头变得非常成熟、流畅、更“无形”却更“有力”了。整部电影,你虽然知道结局,却会一直因主角命悬一线而无比紧张。汉克斯的表演(尤其是后半程)是奥斯卡级别的。没有任何煽情段落,只用真实打动你。年度佳作!这是我对这部电影总体的感受。

保罗·格林格拉斯的电影有两个特色,第一:不太会拍文戏,第二:镜头非常晃。文戏的缺点从电影《菲利普船长》一开始,汤姆汉克斯(Tom Hanks)到开车到机场的那段对话可见一般;而镜头很晃的特色则延续《神鬼认证系列》的风格,而且这次场景主要在船上,晃动合理,这是观看本片必然需熟悉的视觉状态。

扣除上述两点,当电影一进入到武戏时,你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保罗格林格拉斯(Paul Greengrass)的拿手好戏了。电影《菲利普船长》从索马利亚海盗尝试追赶落单的美国阿拉巴马号货船开始,就以相当紧凑的步调进行,双方斗智,你来我往,互有领先,夸它绝无冷场也毫不夸张。这部电影懂得聚焦,至少用了超过90分钟的长度专注在事件的发展与主角在面对挟持时如何脱困的历程,堆叠累积的结果就形成了高张力的戏剧效果。一如电影《登堂入室》(In the House,2012)中语文老师所提的戏剧原则,主角从起点(本片为航行任务)到终点(本片为脱困)的过程一定要有阻碍,当阻碍越艰难且真实度越高,则观众入戏与认同感就会提升。这就是《菲利普船长》与一般动作爽片不同之处,它没有太多的英雄主义,它没有一面倒的神技,也没有一如三国无双似的电玩击杀。即使我在观影前即已知道真实事件的结局(媒体报导),但观影过程中仍会带着悬念,好奇着故事后续会如何发展?人质要如何获救?这部电影可以拿来和年初出色的电影《猎杀本·拉登》(Zero Dark Thirty,2012)一起参照,看看两个不同类型的优秀导演对真实故事的演绎手法,对海豹部队的展演有何不同? 凯瑟琳·毕格罗对事件之外的事物/层次讲得更深入,而格林格拉斯则更擅于电影节奏的掌控,让简单的剧情看起来过瘾十足,各有所长。

船长菲利浦在汤姆汉克斯(Tom Hanks)演出下,无疑替电影加了不少分。片中铺陈不少桥段突显他的经验与沉着,面对威胁下的冷静甚至还能怜悯,然而,面对生死交关,命悬一线,再怎么强韧的人也有崩溃之时。汤姆汉克斯在电影末段将一个身心承受巨大压力,经历崩溃,创伤的心理变化,诠释地丝丝入扣,让人折服,也拉升了这部电影的演出层次,我想,汤姆汉克斯也是今年奥斯最有利的竞争者吧。

电影《菲利普船长》某一部分也在诠释优势攻守转换中微妙的关键,通常系于硬体和武力,也成为进一步谈判的筹码。而人性倒是其次,通常在受威胁时,最终仍会产生扭曲与变化。我们从货轮与海盗小船的攻防,入侵上船到逆转逃离救生艇的变化,海军斡旋与海豹执行任务的谈判,都可以看到这些微妙的转变,优势进而产生强力的谈判力量,劣势者则需推论,猜测与判断敌方虚实,或降服,或称臣,或不顾一切的豁出去拼斗,都是考验人心的思量与选择。同样是手无寸铁的人,咱们还可以坐下来好好讲道理;但如果面对的是悬殊的武力差异(持枪匪徒或海豹部队的威胁),对决过程所产生的谈判筹码和信赖危机,就是相当有趣的心理攻防了…。电影也给了索马利亚海盗一些关注的篇幅,也许海盗是被组织逼迫下海,也许国家没有正常产业,也许不是每个海盗都极度凶残,但枪杆下无良民,子弹儿不长眼,手中握着枪杆,人性即会扭曲,甚至台湾同胞也曾有受害者,在强者为王,弱者被噬的现实世界中,也许先虚与委蛇后再予以击破,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电影《菲利普船长》是今年里相当出色的商业电影,并非一般爽片,但也无需多挤破头思索什么深意,就单纯享受电影本身带来的张力与节奏即已足够。这是一部适合推荐给所有人而不用担心被朋友嫌弃的安全电影,值得你的观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